宝书屋 > > 大军阀的重生毒妻 > 第255章终极之战
????“霜儿。”杜逸衡拿着手qang,带着几个人,围了过来。

????刚刚就是他们杀了守城门的人。

????“师父,我完成任务了。”白瑾霜淡然说道。

????“很好。”杜逸衡突然变了脸,拿着qang对着她,幽幽说道,“看来,该送你上路了。”

????白瑾霜冷冷一笑,“师父,难道您不是要带我离开这里吗?”

????杜逸衡眼露凶光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干的好事。你的催眠被唤醒了,你出卖了我。萧倾陌也没有中毒。哈哈哈!你以为我会完全信任你吗?”

????白瑾霜带着淡淡的笑容,“师父,原来你都知道了。”

????“没错,今天是你的死期。”杜逸衡走近几步,用qang指着她的脑袋。

????“师父,难道我们多年情分都是假的吗?”白瑾霜的脸上看不出悲喜。

????杜逸衡摇摇头,“你已经不是原来的霜儿了。你为了另外的男人,已经背叛了我。你以前不是这样的,你很听话,你以我为尊,从来不会忤逆我。但是现在……”

????“师父,我一直听你的话,以你为依靠。但是,你却如此利用我,让我去当一个没有感情的杀人机器,难道你就忍心了吗?”白瑾霜说道。

????“霜儿,我一直在培养你。你知道吗?看着你一天一天长大,我希望我和你成为完美的间谍伴侣。可是,天意弄人啊!”

????“不,师父,我和你永远成不了间谍伴侣。因为伴侣是要有感情,有信任的。这些,你偏偏永远都不会有。”白瑾霜冷冷说道。

????“白瑾霜,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。”杜逸衡很是激动,准备扣动扳机。

????他的话音刚落,qang声就随着响起,白瑾霜的腹部一下子血红一片。

????她的神情变得痛苦,她捂着自己的腹部,就这样,倒在了地上。

????杜逸衡的神情有点狼狈,又有点疑惑,他根本还没有开qang,她怎么就倒下去了?他的心里,好像还有点隐隐的疼。

????“霜儿,霜儿……”他想走近她。

????“师父……”白瑾霜在地上挪动着,突然闭了闭眼,晕厥了过去。

????杜逸衡后退了几步,又看了看四周,只见周围一片漆黑,隐隐有黑色的身影在晃动着,整齐的脚步声也由远及近。

????“是谁?是谁?”杜逸衡拿着qang,警觉地问道。

????“杜逸衡,东冷国人,真名为三本利太,从小被培养为间谍。潜入龙国多年,第一个身份为明月大盗,为的是寻找龙国前朝太监黎合的《航海日志》。因为你们东冷国领土太小,你们想通过《航海日志》寻找新的大陆,开疆拓土。第二个身份为潜伏在龙国的第三情报科科长。两年前被萧倾陌识破第一个身份,于是通过西洋人回到龙国,继续盗取龙**事机密。”一个清冷的声音说道。

????“段可策?你以为你是谁啊?你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又怎样?”杜逸衡双眼发红,”你以为,你们现在知道我的身份还有用吗?“

????他带着的十几个人纷纷朝着段可策举起qang。

????段可策一挥手,后面出现了几十个士兵,也纷纷举qang对峙。

????“杜逸衡,我今天要为当年的六个兄弟报仇!你和白瑾霜都得死。”段可侧清冷说道。

????“所以,你先杀了白瑾霜?”

????“没错!”段可策恨恨说道,“下一个就是你。”

????“哈哈哈!太晚了。简大虎应该已经和段隆尹会和了。柳安城,很快就会沦陷了。”杜逸衡的眼里闪着诡异的光芒。

????“你说的是他吗?”突然,云商烈押着一个大汉走了过来。“我们萧副司令一早猜到简大虎就是暗中勾结你们的叛徒。他还没和段隆尹会和,已经被我拿下来了。我们的伏兵,还在等着段隆尹呢!看看吧你!”

????云商烈将简大虎推到地上,他已经被打得断胳膊断腿了。

????“什么?不可能,不可能!”杜逸衡不可思议地捂着自己的脑袋。

????“杜逸衡,受死吧!”段可策举着qang对着他。

????杜逸衡毫不示弱,“哼!想我死?没那么容易!”

????于是,双方继续陷入了紧张的僵持状态。

????突然,一个轻微的声音喊道,“师父,师父,我知道《航海日志》的秘密。”

????原来是白瑾霜捂着伤口说道。

????杜逸衡走近几步,“你真的知道?”

????“对,上次萧倾陌去洛江寻宝藏时发现的。你过来,我告诉你,就当是我报答你多年的养育之恩。”白瑾霜断断续续说道。

????杜逸衡有点犹豫地看着她。

????“师父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你不相信我就算了。”白瑾霜声音微弱地开口了。

????杜逸衡想了想,急匆匆地冲了过去,抱起白瑾霜。

????白瑾霜就这样躺在他的怀里。

????“霜儿,你说!”

????没想到,就在这时,白瑾霜将一把b shoucha jn了杜逸衡的心脏。

????杜逸衡心脏的位置,鲜血汩汩而出,倒在地上。

????杜逸衡的随从慌了手脚,突然,涌出更多的士兵,将他们纷纷包围。

????“缴械不杀!你们自己看着办!”段可策说道。

????随从们见大势已去,纷纷弃械投降。

????而杜逸衡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。

????白瑾霜站了起来,微微笑着,她的笑容在月光下很是妖艳。

????“你没中qang?”

????“我和段可策是一伙的,你不知道吗?”她冷笑道,“他的qang,没有子弹。那血包,也是我先藏好的。”

????“白瑾霜,你好毒!”杜逸衡说道。

????“我是有毒,当我最爱的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我就有毒。我不惜犯下狠毒无情的罪名,我不惜双手沾满鲜血,就是为了他。”白瑾霜淡淡说道,她蹲了下来,“更何况,我杀的是龙国的大仇人,大间谍。”

????杜逸衡抽搐着,说不出话来了。

????“希望你死后,不会下十八层地狱。”白瑾霜嘴角扯过嘲讽,“一路好走。”

????杜逸衡吐了几口鲜血,“霜儿,你不是霜儿……霜儿不会背叛我的。”

????他说完,直挺挺地僵在了地上,气绝身亡。

????白瑾霜的眼里竟然不自觉流出了眼泪。

????她朝着他的尸首磕了三个头,心里默默说道,“师父,你最大的不该,是不该利用白瑾霜的真情和信任。你这辈子,一颗真心的眼泪都得不到。我的眼泪,也只是为白瑾霜而流。从此,白瑾霜和你,恩怨两消。”

????段可策站在她身后,轻声说道,“萧夫人,马车到了。他们先送你回去。”

????马车前,段可策开口问道,“你不怕我刚刚开的是真qang?”

????“我相信你不会。你之前有几次机会可以杀我,何必等到现在?”

????段可策突然严肃说道,“白瑾霜,你这种女人很可怕,太聪明了。”

????白瑾霜笑了笑,突然神情也严肃起来,“段大哥,对不起。”

????段可策叹了一口气,他揭开窗帘,看了看城外的方向,“过去的事,就随风去吧。就如杜逸衡说的,你已经不是以前的白瑾霜了,我还执着什么?”

????白瑾霜颔首道,“谢谢!”

????她说完,急急上了马车。

????就在这个时候,城门内外一片通明。

????有一个人,威风凛凛地站在烽火台上。

????熊熊的火把趁得他分外高大威猛,他的眼睛,炯炯如夜里繁星。

????“众士兵听令,照我刚刚布下的命令,进攻龙里城!”萧倾陌大声呐喊道,“北伐军必胜!北伐军必胜!”

????“北伐军必胜!北伐军必胜!”将士们见萧倾陌安然无恙,受到了鼓舞,朝着龙里进攻而去。

????此时,段隆尹和辛多勤已经到了柳安城下。

????他们看到城门大开,很是激动。

????他们以为是杜逸衡和简大虎前来接应,庆幸事情竟如此顺利。

????没想到,突然有伏兵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。

????“不好,有埋伏!”士兵纷纷喊道。

????“没退路了!和他们拼了!”辛多勤恨恨说道。

????于是,一场混战开始了。

????段可为一直守在段隆尹身边,他着急说道,“父亲,你先走吧。我来掩护你。”

????“我不走,我不走!”段隆尹不甘认输,“我这么一走,什么都没了。”

????“父亲,求您了。您如果不走,到了他们手上,就是一个死字,还能有什么?”段可为劝道。

????“我不甘心!我不甘心!”段隆尹真的不能接受,苦苦隐忍那么多年,到来还是一场空。

????“父亲,求您了。”段可为将他推到了马上,狠狠地插了马一刀。这马便开始撒腿飞驰。

????段可为本是一片孝心。谁都不会想到,没走多远,这马失了蹄,将段隆尹狠狠摔到了地上。段隆尹这一摔,头部受伤,摔成了一个瞎子。

????这次战斗持续了一天一夜。

????结果是,辛多勤投降,段隆尹重伤,北伐军占领了龙里城,打开了进入北方的关口。

????接着,北伐军势如破竹,很快就攻打到龙首。龙国最后一方军阀龙首张氏父子投降,宣布归顺南方新国民政府。

????段隆尹因为眼睛无法医治,被迫宣布辞职。南方国民政府将他幽禁了起来,段隆尹不甘受辱,悬梁自尽。

????终于,在那一年的秋天,龙国得到了暂时的统一,结束了十几年的军阀割据。

????有一天,雷鸣的书桌上放了一封信。他一看,是一封请辞信,署名是萧倾陌。

????他打开信一看,竟然是一张空白的纸。

????雷鸣笑着摇了摇头。萧倾陌骨子里还是那么桀骜不驯。也是,他去意已决,看来是谁挽留都没用的。既然如此,那又何必找任何借口呢?1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