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那名紧追叶不语而来的元婴妖兽,看到叶不语一股脑地就闯进来金阳宗,不是没想过叶不语有什么阴谋,只是眼下这个身怀惊世之秘的叶不语,实在太过重要,它也顾不得许多。

????可是这一唐突的举动却吓坏了金阳宗的结丹修士们,他实在不理解烈风谷的元婴老祖,为什么会如此毫无顾忌的闯进金阳宗的,承上启下连接前因后果,不得不让人产生巨大的怀疑。

????元婴妖兽哪会管这些结丹修士的反应如何,直接朝着叶不语就冲了过去,在这元婴妖兽想来只要把叶不语抓住,其他一切事情都不会变成问题。

????可是它这番举动,却是惊到了正在紧张戒备的景山等人,二话不说景山就和其他五名结丹修士组成了一个阵法。

????六人瞬间就把自己的真气运行到了极致,再通过连接彼此的阵法将所有的力量汇聚起来。

????毕竟元婴境界出手可不是闹着玩的,对方只需要轻轻抬手就可能灭杀掉一位结丹修士,所以景山等人还没来得及询问对方的意图,对方就已经杀了过去,哪能不用上全力去抵挡。

????六人的真气汇聚到了极致后,幻化出了一只蓝色的火鸟,带着长长的尾焰冲天而上,长啸声更是响彻天际。

????元婴妖兽看到这样的阵势也是犹豫了一下,停下了自己的攻击。

????那只火鸟一边嘶鸣,一边在天空不断来回盘旋,翅膀挥舞间摩擦出的火花像雨点一点落下,也不知道这火鸟有什么其它是玄妙,原本蓝天白云的天色开始乌云密布,整副大地的颜色都暗淡了下来。

????元婴妖兽显然没有预料到,对方的合击术fa hu有如此威能。而且自己又身处在对方的山门腹地之地,对方配合着宗门的护宗大阵,根本不会落于下风,再等金阳宗的元婴老怪出现,它必然讨不到好果子吃。

????“金阳宗的道友,这是何故!”元婴妖兽只能借故搭话道。

????“这位烈风谷的前辈,你为何擅闯我金阳山门,这是不把我金阳一宗反正眼里,前辈还满身杀气冲击我等,这是欺我金阳无人吗?”景山厉声回道,显然对方已经把他给激怒了。

????元婴妖兽眼珠子一转,便指着叶不语说道:“此时事出有因,本座情非得已,日后自会向金阳宗的道友请罪,只是眼下不能放任这个精怪逃走,不然会遗害八方。”

????“此精怪也是擅闯我金阳宗山门,杀我宗内筑基执事,以跟我宗结下死仇,我等正想击杀此獠,就不劳烦前辈劳心了,还请前辈速速退出我宗山门腹地,孰是孰非日后再行定夺。”景山似乎没打算给这元婴修士的面子,说的话也没有留下任何余地。

????“哼哼!你小辈如此无礼,你们金阳的老怪们就是如此教你待客的?”元婴有一搭没一搭跟景山说着话,可是目光却紧紧盯着叶不语,生怕叶不语又使出什么诡异的手段逃之夭夭了。

????景山闻言脸上的怒气更盛了,这个人仗着自己元婴的修士无所顾忌就算了,居然态度还如此随意,真当他们金阳宗的结丹修士赢弱可欺不成?

????景山刚才开口驱离这个家伙就被小茹的大笑声打断了。

????“哈哈哈!”小茹阴冷笑声传荡在金阳宗谷内的每个角落,似兴奋似嘲讽说不尽的各种意味包含其中,让那些还不知道发生何事的金阳宗炼气弟子毛骨悚然。

????“你们就别演戏了,不就是觊觎本尊的精华吗,何必如此大费周章,你们如此不愉快是不是分赃不均吗,别在本尊面前道貌岸然惺惺作态了。”

????“孽障!休要猖狂,看本座拿你!”元婴修士说着就想动手。

????“我是孽障,那你是什么?把人家金阳宗的小姑娘骗取杀了,现在想杀我灭口对吧!”

????可还没等元婴妖兽弄清小茹这话的意思,景山的怒火已经燃遍了自己全身,嘶声力竭地朝小茹吼道。

????“你这畜生!你刚才说什么!”

????“本尊说什么,你还装糊涂,这烈风谷的家伙拍了个阴阳怪气的家伙,把你们那个结丹女修骗至积弥山,这个元婴老怪就出手击杀,不慎被我看到,这老家伙就一路追杀本尊而来,不偏不倚把我赶到了金阳宗,不用说肯定是想利用本尊演一出戏,你们还在这里装。”

????“胡说八道,金阳宗的道友,切莫信这孽障搬弄是非,那女修是这精怪所杀,所以本座匡扶正义才追杀至此。”元婴妖兽现在哪能不知这家伙是在挑拨离间。

????“本尊搬弄是非?哈哈,那你说说,本尊是怎么杀死那结丹女修的?你是亲眼看到的吗?”

????“自然是本座亲眼所见,你这孽障不但杀了金阳宗的女修,还杀了我烈风的一名护法,这是我亲眼所见,难道你还想狡辩不成。”元婴妖兽语气很是肯定,态度让人毋容置疑。

????“哈哈哈!你既然看见了为何不阻止呀?坐等本尊杀了那两个人你才出手?还是说你修为不如本尊不敢出手,既然修为不济,现在你又是如何把我驱逐到这金阳宗。”小茹放声大笑,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。

????“这!”元婴妖兽瞬间心中发毛,这么大的漏洞自己怎么就说漏嘴了呢。

????事实上叶不语击杀孔幼兰和齐具是它亲眼所见所言非虚,但是这也是极其矛盾的,作为烈风谷的元婴修士没理由见死不救的,而且以自己的元婴修为也没理由拦不住叶不语。

????景山和其余五名结丹修士听到这里,看向元婴妖兽的目光已经越来越冷了。

????元婴妖兽既然已经说出了孔幼兰的下落,那自然就是见过孔幼兰的,而且刚才的对质中,很明显是元婴妖兽前言不搭后语,所说谁可疑,当然是元婴妖兽可疑。

????“金阳宗的道友,千万不要听信此獠的挑拨离间,当时好本座只是来迟一步,才救不下孔小友和具师侄的。本座一怒之下才万里追杀这孽障。”元婴妖兽知道眼下金阳修士已经怀疑,只能通过改变彼此的称呼,再借助烈风谷的身份好拉进与金阳宗的距离,希望还能跟对方交涉下去,不然动起手来,自己肯定会吃亏。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