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书屋 > 仙侠修真 > 花落许君渡相思 > 第二百二十八章 星辰诛
????星光阵阵,便如一柄又一柄带着无限寒气的利刃,拨开了空中的煞气,朝着离尘眼前的这个身影疾驰而去,便只是在瞬间,已是杀气逼人,让“无叶”不由得有了几分惧意。

????“若是你们愿意,此刻便是自行散去,若是不愿,那我今日便用你们,祭了我这星辰扇。”离尘声音极低,带着寒气,那声音似是有极强的力量,充斥在空中,与那星光一道,朝着身影散去。

????“无叶”倒是不惧,只是漠然一笑,而后身如鬼魅般扭曲了起来,不知怎得她的口中发出了一阵极是难听的叫声,那叫声便是离尘亦有些不适,但见这叫声之后,空中的星光竟是不由得颤抖了几番,一时间,整个梦境便像是要倒塌了一般,带着极是浓重的泯灭之感。

????却见离尘亦是不紧不慢,看了看四周,嘴角微微浮起了一丝笑意,这煞物终归是煞物,能力终究也只是那么一些,看着她,离尘轻轻笑了,带着几分不屑。

????“神君,您别忘了,此界,非是您的地盘。”她说着,而后却是不知为何四周竟是多了许多血水,那些血水来势汹汹,带着股撕天灭地的气势,离尘微微一愣,而后却只是摇了摇头,此间是梦境,一切便都如幻象,便是自己此刻的身形亦只是一个意念所化而已,那血水看着强大,左右不过亦是那煞气所为的一个幻象罢了。

????可星辰扇却是不同,离尘在初有星辰扇之时便将其化为了自己的意念,存于意识之中,因而星辰扇所散发的星光尽是实在,是以杀伤力便甚是强悍。

????眼见离尘似是不屑地笑了笑,“无叶”心中一惊,便是明白了离尘已勘破了自己的幻象,星辰扇的星光已将她的躯体映得火热,她痛苦地哀嚎着,终是有几分无力。

????突然间,却见她面色狰狞,一阵阴毒之色,便在瞬息不知使了些什么能耐竟是将这天地尽数遮盖了起来。

????陡然间,方才还是一片明亮的梦境此刻又陷入了幽暗之中,只闻得这幽暗之中有着许多诡异的笑声,四处尽是,并非只在一处。

????这便是梦境之中煞气的优势了,此番无叶心中的恐惧与愤懑尽数被这煞气控制,而良善的意念一时间又无法发挥出什么作用,因而这“无叶”可以将那梦境本来的模样瞬息间改掉。

????只是因她的非是梦境的全部意念,因而便如此刻的幽暗,亦是十分脆弱的,若是一个不慎,便有可以将自己亦搭在里面,只是离尘的星辰扇让她实在是抵挡不住,便是如今亦让她心底有几分畏惧,那炽热的灼烧感让她总感觉在下一刻便要尽数消失了。

????“你确定要如此?”离尘倒是没有料到她会这般直接的使出这颇有些同归于尽的方法,乍是一看,倒是让他有些吃惊,只是这事由终归也只是如此而已,他摇了摇头,脸上闪过了几丝冰蓝色的光芒,眼中陡然间亮了起来。

????“无叶”的身影已是隐去了,此番该是化作了这幽暗之境,四周寂寥,唯有离尘的声音久久回荡。

????“神君,您该知道,纵是灭了我,您要是想回去,亦不是那般容易的。”她却是不惧,虽是已感觉到了离尘极是强劲的气流在阵阵聚集着,可她的语气却是轻松,极是有恃无恐。

????“若是不灭了你,我要回去,岂不是更难?”离尘笑了笑,轻声说罢,而后便是将体内的神力尽数推了出来,厉喝一声,在这幽暗之地的某一瞬间里,那些神力尽数冲破了离尘身体的束缚,此刻的离尘却像是一个执掌一切的主宰,他只是看着四周,那些神力便是尽数奔袭了过去。

????声如惊雷,在幽暗之中久久回荡,笑声已尽数消失了,反而多了些哀嚎,那些哀嚎之声极是密集,便是离尘亦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。

????“星辰扇!”离尘缓缓抬起了手,星辰扇不知怎得便又出现在了他的手里,散发着耀眼的光芒,便如方才一般,他轻轻松开了手,星辰扇亦是缓缓浮到了空中,只是此次星辰扇的星光却并未将这一切照亮,而是朝着幽暗的上空照去……

????“啊!”最后一声哀嚎声为这次争斗划上了句号,星辰上极是炽热的光芒让那煞气终是忍不住了,便如水生涟漪一般,幽暗虚空阵阵涟漪,许久,终是潇洒了……

????一切又归于沉静,星光依旧,让此间看着有些不同。

????“神……神君。”这是魂石的声音,他终是苏醒了,四处的星光让他大致明白了方才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,有些畏惧,毕竟若不是他的煞气,该是不会这般模样。

????离尘的神色依旧平静,他舒了口气,点了点头,“回来了便好,我还担心这星光对你有些什么害处,如今看来倒是没有,这便好。”离尘说罢,便去看着远处无叶的身躯,已是躺在了地上,脸上似乎还带着些笑意。

????这身躯却是不能毁坏的,这是无叶在梦中的意念所化,若是真毁坏了,那无叶的意念亦是会遭受到一些伤害的,这也就是说,方才离尘灭去的,只是那些煞气罢了,而无叶的意念,尽数还在着。

????“无叶,进去吧。”指了指那身体,离尘笑着说道,终是安稳了,此番却已然让他有些疲惫了,像是经历了许多事情,一时间他竟是觉得自己极是渺小。

????只见离尘话音一落,耳畔便是一阵欢呼之声,而后这声音便朝着那躺着的身躯飞去。

????“神君,怕是不妥。”魂石有些不安地说道。

????“为何?”离尘皱了皱眉,他想起了方才那煞气所言,似乎哪里有些问题。

????“无叶那份恐惧的意念仍在,况且方才又受到了煞气的侵扰,即就是说,若是此番无叶进去了,两个意念融为了议题,那恐惧的感觉……依旧会在。”魂石有些犹疑,他亦是有些不确定,只是看着躺在地上的那副躯体,他总觉得有些不对才是。

????“也就是说,她会回到我最初见她的那副情况?”离尘皱了皱眉,却是知道了魂石的言外之意,他心中霎时间便是一阵不安。

????“该是如此。”魂石说罢,便是默然。

????“无叶!”离尘突然间朝着无叶的身躯喊道,可却是已经晚了,但见那方在睡着的身躯亦是缓缓睁开了眼睛,却见她的眼中像是闪过了一道恐惧地光色,不知在哪一瞬间,四下便是一阵幽黑了……

????离尘的心沉到了谷底,此番的无叶,便是这梦境中的主宰了,若是她要去抹杀了自己的存在,易如反掌,只是方才看她的模样似乎尽是恐惧,这……

????“无叶。”离尘唤道,纵是再为困难,此事也不该这般放着才是。17